瓜瓜棋牌

听书阁 - 都市小说 - 她来运转在线阅读 - 第398章 如何苟活于世

第398章 如何苟活于世

        齐炫钰还昏迷着就被章华公主领着人送回百宾馆。

        周蕴说乐成王府的事不得外传。

        周蕴将韩玥送回宫里凤仪殿当面交给了皇后,又去了御书房软磨硬泡的让周皇一同去了乐成王府。

        府里许嫉不顾重伤指挥众人请点了尸身。

        凶徒尸首五十八名,活捉两人。

        福庄主一行二十人只剩下了福庄主和两个独臂。

        单从尸身看,福庄主的人都是遍体鳞伤肢体不全的。

        可以想象的出他们每个人都是拼尽最后一口气力在护着福庄主护着韩玥的。

        福庄主逐一的将每个人的尸身拼完整了。一个一个的又说了许多掏心的话。

        见周蕴和周皇一同来了。

        福庄主上前行了礼。

        “陛下,三殿下!”福庄主神情恍惚声音也苍老了不少,“都是老奴的错!听说齐跃峰那个小畜生去找三殿下要人。老奴就想着,不能让钰王死了,悄悄的把他救了,没成想竟然让玥公主深陷险境。若是玥公主有个闪失,老奴就是万死也难以弥补这大罪啊!”

        看着花红柳绿下的一排排尸身,周皇帝的脸沉的可以滴水:“穆公公起来吧!朕敬你是齐国的三朝老人了。钰王的事还请实情相告。”

        “还是让老奴跪着吧……”福庄主声泪俱下,“或许这样老奴心里才能舒服些。老奴对不起玥公主,对不起那些因我而惨死的可怜人。”

        “陛下,三殿下!”福庄主往前爬了爬,“老奴来了金陵后,听说钰王也来了,又听说之前他还被人行刺了。玥公主之前曾给老奴说过,钰王就是她的敌人。老奴也答应了玥公主把钰王当仇人待。”

        “可是钰王来了大周就不一样了。他若是死了可是要引起两国交恶的。老奴就派了陈嗣和顾缘之他们两个轮流着去私下保护了。”福庄主说着看了一眼不远处正在包扎伤口的两个独臂,“老奴的这些手下中,就数他们两个功夫最好。昨夜,确切的说是今晨,陈嗣带着昏迷不醒的钰王回来了。他说昨夜有人擒了钰王去百宾馆的湖心问话。”

        福庄主说着对着陈嗣喊道:“陈嗣,具体的情况你来和陛下和三皇子说。”

        陈嗣的独臂,双腿,前胸后背都刚敷了药包上,听到福庄主喊他连忙跑了过来。

        “不用行礼!”周皇一挥手,“你尽管说。”

        “多谢陛下!多谢三殿下!”陈嗣忍着疼痛说道,“昨夜小的在钰王窗外守了半夜,眼见里面灯火熄了,没多会就见一个黑影扛着一个人从后窗悄然无声的进去了。很快又扛了个人出来了。”

        “小的也不知道他干什么,也就跟着他了。他扛着人一路到了湖边上了船。好在小的水性好,也就从水中跟了过去。一开始钰王以为那人是三殿下。后来才发现不是。那人也奇怪,只问了钰王有没有收到楚国公主的信,还问他信在哪里了。钰王说烧了。”

        “那人又逼着钰王说了公主信的内容……”

        “什么内容?”周皇沉声问。

        陈嗣想了想才道:“说是楚国之所以突然对大周开战为的是除去丽妃母子。因为楚帝醒了,又重掌大权了。”

        周皇皱了皱眉头:“你接着说。”

        “对了!”陈嗣又道,“那人还问是谁控制了阎罗行刺的。钰王说是丽妃。之后那人就走了。”

        “你可看清那人的样子了?”周皇问。

        “没有!”陈嗣道,“小的在水中,那人又蒙着脸,看不清。身形比较高大,功夫肯定在小的之上。”

        “嗯。”周皇点了点头,“接着说。”

        “那人走后,小的就想把钰王的船给推倒岸边,以便他的人找。没想到,小的还没靠近,就见一个黑影窜出水面对着钰王一连就是两掌,之后又将他丢到了水中,那人走后小的才将钰王捞出,无奈他怎么叫都不醒,小的怕出事趁着天黑就把他带回来了。”

        “那个从水里出来的黑影可是之前那个擒他出来的?”周皇问。

        “不是!”陈嗣连忙道,“身形不一样,水里出来的这个五短身材,比之前的足足矮了一截。”

        “五短身材?”周蕴看了看不远处的许嫉,“许嫉,你把本王打进花丛的那个凶徒找出来!本王记得是个矮胖子。”

        “是的!”许嫉想都没想的回答,“我和他打了半天了,就是个矮胖子。”

        “好!”周蕴又道,“都查清楚了吗?他们都是什么人?”

        这时负责乐成王府守卫的宫人才哆哆嗦嗦的跑了过来:“回禀陛下,回禀三殿下,他们都是乐成王府的护院。一早上他们收到消息,说住进后院的是齐国大名鼎鼎的穆公公。穆公公还挟持三王妃来了府里,他们就设法营救呢。”

        “父皇。”周蕴一脸失笑的看向了周皇,“您听到了吗?若是他们真的得手了,也只是尽忠职守了。”

        周皇双眸一眯对着宫人道:“谁收到的消息,哪里来的消息?”

        “这个.....”宫人看了看不远处的横尸,“侍卫的首领,李缪收到的。至于谁给的,小的就不得而知了。”

        “退下吧!”周皇长出了一口气:“葬了吧!朕再替你重新找一批护院。”

        “父皇的意思就是不追究了?”周皇望着周皇缓缓的摇了摇头,“就是父皇不追究了,齐国人那边也会追究的。就是父皇不追究了!周蕴也会为妻儿为死去的忠仆讨个公道的!”

        “周蕴!”周皇提高了声音:“查清楚之后呢!你想怎么样?”

        “父皇!”周蕴撩起袍子就跪了下来,“上次儿臣已经让父皇转告他了!他为何还要赶尽杀绝!若是此次儿臣来迟了一步,那儿臣妻儿横死,儿臣又如何苟活于世?”

        “起来!”周皇沉声道,“此事回宫再议!”周皇说着转身就走。

        李不远处李小川推了推许嫉:“怎么回事?”

        “乐成王府从修建,到选人都是......”许嫉说着压低了声音对着李小川耳边道:“都是太子殿下一手操办的。”

        “啊?”李小川大惊,“不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