瓜瓜棋牌

听书阁 - 玄幻小说 - 何为宿命在线阅读 - 第三百五十一章:打脸

第三百五十一章:打脸

        “这下,就只剩下了那一个了。”

        凌霄志的身影从天空中缓缓的降落到了地上,说话的声音也有些虚弱,似乎是施展了梵天圣辉之后太过疲乏的缘故,而随着腾毓的认输,东林山这边仍然在场上的也就只剩下林子昂一个人。虽然七忠院这边剩余的三人都是出于受伤或者是极度疲乏的状态,但对付一个接连亏损了两次精血,又被阵法反噬的林子昂,却是绰绰有余。

        “嗯呢,这场比赛,总算是要结束了。”

        萧易寒满是疲乏的说道,或许萧易寒稍微要好一点,但是先后接连施展出绝技的凌霄志,他此刻的劳累是任何人都能够看得出来的。在负伤的情况下,强行使用梵天圣辉,并且还施展了那样高等级的梵天道法,至少在未来的一个月内,他都不能再使用这圣辉的力量。

        而且,他之所以能够以那一剑如此轻松的将秘银玄傀劈成两半,这也还得归功于凌霄志,先是以高温火焰使得秘银玄傀的表面变得滚烫,然后在使用寒气急速冷却,使得秘银玄傀的防御处于一个相当脆弱的阶段。再加上梵天圣辉本来就对狂暴血腥之类的气息有着压制作用,如此一来,他能够以一剑劈开秘银玄傀,也显得不足为奇了。

        “林师兄,这下,你可以认输了吧。”

        白烟若也站立了起来,虽然他同样显得相当疲惫,但还是保持正常的对着林子昂说道,而反观林子昂,脸色惨白得几乎不像是个人样,而他的眼睛却早已看不见眼白,通通的赤红的颜色,浑身都在剧烈的颤抖,那狰狞的表情似乎还是不敢相信自己已经失败的现实——

        “不......我还不可能输!我,我怎么可能会输给你?”

        “我还没有!”

        林子昂这句话落下,原本已经快到了崩溃边缘的身体再次爆发出强劲的气息,在他的眉心中间,隐隐约约能够看见一道青色的火焰正在燃烧,而他的气势也随着这眉心的这一道火焰强行膨胀着,而他的身体,几乎也要随之膨胀到爆炸!

        “燃魂之术,你这混蛋快停下,听到没有,这样下去你真的会死无全尸的。”

        看见林子昂的这幅米样,白烟若的瞳孔骤然紧缩,这是燃烧神魂,驱动自己体内战气快速膨胀的手段,说白了,这就是自爆!白烟若眼神当中满满的震惊,他千算万算,还是没有想到自己曾经的那些胜利,居然能够在林子昂的心中留下如此可怕的执念,可怕到即使是付出包括生命在内的一切代价,也要打败自己。

        “只要能够击败你,死了又有何妨!哈哈哈哈!”

        “昂儿不要!”

        随着林子昂周身的战气愈发膨胀,原本端坐在观战席上的林栾终于是看不下去,从观战席上飞身而出,伸出手就想要阻止林子昂自爆。然而就在这个时候,白烟若的眼神闪过一道决意,随即伸手就是一巴掌拍在了林子昂的脸上,林子昂原本即将崩溃爆裂的身体也随之戛然而止,而白烟若的这一巴掌也可以说是没有留情,直接将毫无防备的林子昂打出了五六米远的距离。

        看到这一切的林栾身形也随之僵在了原地,他也没有想到,白烟若居然会用这样的方法来中止林子昂的自爆,不过,虽然面子上不怎么好看,但终究还算是救了他一命。白烟若回过头来,就看见了悬浮在虚空之上的东林山宗主林栾,他便转身郑重的行礼道:

        “晚辈白烟若,见过林宗主。”

        悬浮在虚空当中的林栾,看着自己下方这位气度不凡的白衣青年,距离上次见到他也已经有些时候了,无论是个头还是修为都长了许多。林栾看了看白烟若,随后又朝着东极宗座位的地方瞥了几眼,一脸平静的说道:

        “......这场比赛,是我们东林山输了。”

        林栾自己知道,不要说自己最后情急之下要出手去救林子昂,即使事情并没有发生自爆这样的事情,东林山也已经输了,从李浩李昊兄弟敲下的那一锤子开始,不,确切的说,是在林子昂执着于和白烟若“对阵”的时候,就已经输了。

        “多谢林宗主承让,最后,晚辈想要对令郎说一些话,还请林宗主应允。”

        “说吧。”

        “谢前辈。”

        白烟若朝着林栾再次行了一个大礼,随后挺直了腰杆,走到了被一巴掌打翻在地上的林子昂,或许是因为那一巴掌的缘故,倒是让林子昂恢复了几分的精神,他摊在擂台上,四肢无力的看着天空,已经出现在他视线当中的白烟若,现在的他,别说是再次自爆,就连动一动手指头的力气都没有了。

        “白烟若......你是来笑话我的吗?”

        “不,我是来恭喜你的,恭喜你,你赢了。”

        “我赢了?你这不是在笑话我还是在干什么,我赢了,我赢了还会躺在这里,连手指都动弹不得?”

        “你的确赢了,不过,你只是赢了我,输了我们而已。”

        “输了你们?”

        听着白烟若的话语,林子昂不惜回想起今天这一场战斗当中,七忠院的队员们的所有表现,回想起他们在落入下风时候的坚持不懈,在面对危机时候的从容不迫,以及在至关重要之时可以将自己的性命托付给自己队友的那种决然。林子昂似乎懂了些什么,他看着逐渐开始落入黄昏的天空,良久,对着白烟若说道:

        “白烟若,你说,我的阵法造诣比你高,修为也比你高......身世,算五五开吧,我到底是,哪里不如你了。”

        “啊......我可没有你那么好命......不过,能够了解自己和他人,这勉为其难的算得上是我的一个优点吧。”

        “这样吗?那,的确是我输了啊......”

        林子昂深呼了一口气,似乎是想通了些什么,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在他心头囤积了很多年的一些什么东西似乎也随之悄然无踪,他微微笑着,看着头顶上那逐渐落幕的夕阳,似乎又想起了什么事情。仿佛是在很多年前的东林山,青衣孩童和白衣孩童的故事。

        “淘汰赛第二轮比赛,七忠院对战东林山,七忠院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