瓜瓜棋牌

听书阁 - 修真小说 - 平天策在线阅读 - 第一千八十八章 北魏皇帝的信笺

第一千八十八章 北魏皇帝的信笺

        建康城中,湖心静院之外,数名官员跪伏在地,他们惊悸、不安,又有着深深的期待。

        只是很短的时间,一名走进了湖心静院的年迈官员走了出来。

        这数名官员起身,随着这名年迈官员离开这个湖心静院。

        “圣上没有说任何的话。”

        这名年迈的官员知道身后的同僚们在想什么,他摇了摇头,轻叹了一声。

        跟在他身后的那数名官员心中顿时说不出的失望,其中一人的身体甚至微微的颤抖起来。

        今日里,北魏方面传来了一封密笺。

        这封密笺是来自于北魏皇帝的亲笔。

        从北魏皇帝和萧衍登基以来,这是第一遭。

        不管这封北魏皇帝的亲笔所书的密笺上所说的是什么,自然都是异常重要的大事。

        他怎么能什么都不说?

        “连信笺上的内容,他都只字不提?”那名身体微微颤抖的官员太过失望,忍不住问道。

        “没有提。”

        那名年迈官员再次摇了摇头,轻声叹息。

        ……

        “这人来找你,我只觉得未必只是想和你打一场,判断你所修的功法到底如何。”

        在陈家那间院落里,萧淑菲看着林意说道。

        林意点了点头。

        在最早两人结识的齐云学院时,他看不太起当时的绝大多数同窗,因为那些同窗在他的眼里太过市侩,太过浅薄,太过趋炎附势,最为关键的是,那些同窗也不够出色。

        但萧淑菲不同,萧淑菲虽然平时很少和人打交道,也不显山露水,但她在任何方面都很强。

        甚至在军情的分析和行军打仗的策略上面,林意都觉得她很多时候都要强过自己。

        和她相比,当时许多军部高官家的子女简直就是一文不值。

        他很自然的喜欢他,尤其是因为很多时候她的推断和选择,和他想的不约而同。

        一开始的心心相印,就是在这些方面惺惺相惜。

        在眼下这件事情上,他和她的看法也是完全相同。

        按照现在所有对这些所谓的幽帝后人的认知,这些人的行事绝对算不上多光明磊落,他们的很多阴谋极为长远和复杂,即便按对方所说,现在他们真正的开始踏入人间,但任何人都有自己的做事习惯,他们绝对不可能一改之前所有的习惯,便用最直接的武力来征服世间。

        “这个地方是陈家的安排,而且这些时日我闭门修行,并没有外出,即便他们查出我有可能在这里,但也不可能那么肯定,我就一定停留在这个院落之中。”

        林意看着萧淑菲,说道:“所以我认为他们对我的修行并非一无所知,我甚至猜测,他们应该感知到了我和这些星辰元气的联系,或许他们就是因为这点才能确定我在这里。”

        “自古以来,绝大多数宗门都无法利用星辰元气,除了绝大多数星辰元气对修行者的身体本身便有害之外,几乎所有的星辰元气相比天地灵气更为稀薄,更难感知。但在有限的记载里,幽王朝的这些修行者当然是异类,因为在幽王朝统治的时期,他们借助了很多独特的星辰陨铁材料制成了许多强大的法器,他们依靠那些法器轻易的和许多星辰元气沟通,所以可以肯定的是,他们的功法,便本身有着对星辰元气的感知和利用。这也是他们始终比一般宗门的修行者更为强大的地方。”

        萧淑菲也看着林意,说了这些,却又摇了摇头,道:“只不过我真正的意思是,他们确定你在这里,确定你不在别处,他们或许就能在别处做一些事情,就不用担心你突然出现妨碍他们。”

        林意眉头微皱。

        他心中也有同感。

        萧淑菲却已经接着说道:“既然你在他们的心目中等同于魔宗的位置,他们最多便是通过此战来确定你的强大到底会到何种品阶,但在此之前,你肯定早就让他们深深的忌惮。”

        “所以你的意思是,他们如果做某些大事,最好能避开我就避开我。”林意点了点头,说道。

        “我感觉是这样。”萧淑菲看着他的眼睛,说道:“如果我是他们,绝对不会只是有着确定你实力的粗浅想法。”

        林意没有说话,因为在此时,他听到了远处传来的很急的马蹄声。

        来的是陈家一名修行者。

        有两封信笺在边关用最快的速度传递到了过来。

        林意很快拆开了这两封信。

        他少年老成,在改换新朝之后建康呆的那些年历经了人间冷暖,磨掉了稚气,在离开南天院去眉山之后,经历了钟离大战,经历的生死大事太多,他已经比绝大多数比他甚至多出一倍年纪的修行者还要心智坚定的多,但此时拆开这两封信之后,他的手指却有些微微的颤抖。

        他很快将这两封信也直接递给了萧淑菲,萧淑菲也用最快的时间看完了。

        两个人接下来只是互相对视了一眼,便都觉得两个人心中所想又迅速达成了统一。

        一封密笺来自于他的师兄陈子云。

        在崂山港口有人发出了前朝林望北部的边军求援讯号,那在知晓林望北行踪的陈子云看来,自然是林望北在求援。

        边军之中,没有人能够比他更快,所以他传递信笺来通知林意,他已经赶去了。

        另外一封密笺来自于北魏,这封密笺是北魏皇帝在更早一些的时候写给陈家,已经到过陈子云的手上。

        在这封密笺上,北魏皇帝阐述了他的一个想法和决定,同时也做出了一个推测。

        林意和萧淑菲之前当然并没有和这名北魏皇帝有过任何接触,但看着这封密笺的内容,两人的心中都是生出极大的敬意。

        在这封密笺里,北魏皇帝阐述的想法和决定是,他觉得自从控制魔宗开始,幽帝的这些后人已经成为了人间之敌,他觉得北魏和南朝现在不应考虑谁能够战胜谁和吞并谁的问题,而是应该考虑如何战胜这个人间之敌,就和近千年之前,天下所有人联手推翻幽帝一样。他觉得幽帝这些后人的计划太过隐秘和深层,要将很多迷雾之中的东西彻底显露出来,就必须要有真正的雷霆,所以他决定集所有力量对关陇贺氏出兵。

        他觉得这场大型的战争,应该能够将幽帝后人的许多秘密和力量逼到人间的视线之中。

        而在这封信笺上,他做出的推测是,在魔宗暂时消失的这段时间里,这些幽帝的后人必然想要对付林意。

        若是不能直接利用林意,那一定会从林意身边的那些人入手。

        既然按照现在的所知,很多年前元燕和白月露便出自他们的安排,那恐怕他们会从元燕和白月露的身上着手。

        “他推测的这件事,应该很有可能。”林意深吸了一口气,看着萧淑菲说道。

        “你父亲那里,你师兄去和你去没有什么不同。”萧淑菲知道他是什么意思,她认真的看着他的眉眼,说道:“你应该去北魏,我也觉得他推测的很有可能,既然白月露和元燕原本就出自他们的安排,那不管她们如何隐匿踪迹,他们都很有可能轻易的将她们找出来。”